網頁

2012年1月3日 星期二

2011年末,雲門經典再現:家族合唱觀後感


相較於不能沒有你的酸甜愛戀
那麼,家族合唱呢?
 塵封的過往、胸口的大石
裹小腳的女人,舉步維艱抗拒著他的命運
然而裹著小腳的她,連站著都吃力,又哪來的力氣反抗
只能順從著時代的洪流,漂泊但努力的活著
老照片與一段段的口述歷史,訴說這片土地數十年來乖舛的命運
荒誕的年代、時代的眼淚
舞台上舞者倒地時的身影,刻意讓它留下又漸漸消逝
如同歷史一般,埋沒於時光洪流之中
不用笑話北韓
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為總統披麻帶孝的年代,其實沒有那麼遠
所幸,總還是有光明的
獅舞、廟會、神轎、乩童、燒王船
我們揮手向厄運告別

舞蹈的最後
舞者們端著臉盆出來
先是一女子端著水盆說 : 怎麼說呢?然後無奈轉身而去
再一名女子端盆,唱著阮若打開心內的歌聲訝然而止
是阿,這麼多故事,該怎麼說呢?
最後一名男子,眼神渙散的將一盆水澆下
或許這樣可以洗去鉛華與煩惱吧
一老一少看著飄過的盞盞水燈,是時代的記憶
闌珊燈火,一定有屬於我的歸處

結束的瞬間,我並沒有立即鼓掌
不是不好看,而是我不知道該不該鼓掌
因為,那是一段
血淚斑斑而荒謬,但並不遙遠的歷史
恍神了幾秒後,趕緊為舞者們鼓掌,感謝他們演繹出如此深刻的一齣舞劇
不同於不能沒有你,我不是為了期待多看一些而未起身
而是因為,我需要沉澱而無法起身

表演後,參與了林懷民老師的座談會
言談間,可以感受到一個藝術家的氣度
他說,當年編這隻舞,是因為心裡頭總有些什麼梗住了,讓人無法繼續下去
所以他需要出口加以洗滌自我,才有能量再創作不同的作品

有中國的觀眾問:
為什麼你的舞作很多都是台灣為主題呢?
難道不能更有國(ㄓㄨㄥ)(ㄍㄨㄛˊ)觀嗎?
有沒有計畫考慮融入更多中國元素?

他說:
雲門編舞從來沒有計畫,我們一向就是從生活中取材,感受到什麼就跳什麼。
如果有一天,對岸的什麼忽然打動了我們,那麼就會自然進入我們的舞作之中。
臺灣,是我生長的土地,眾多的生活經驗自然就會進入舞蹈之中

家族合唱,林懷民老師很堅持每幾年就該重新上演一次
直到我們都能心平氣和的、認真的去面對過往的歷史
林懷民老師說
 1997年首演時,哭泣聲很多
今天的表演,也有耳聞,但少的多了
這代表傷口在痊癒,台灣在前進
我想,歷史應該被原諒,但不該被遺忘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圖片擷取自
http://www.cloudgate.org.tw/2011winter/famtalk9.html,雲門舞集2011冬季巡演官方網站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